追蹤
★☆嗨!嗨!POTATO芽!!☆★
關於部落格
★無限期停機中---((切腹
  • 152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+一片藍天下+《1》〈接龍文,名暫定〉


一片藍天下,
有兩個男孩子。

穿著整齊的學生制服,懶散的躺在操場草地的中央,還囂張的把厚厚的課本當作枕頭般的墊在頭下。

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,學校的鐘聲響起。不過,似乎沒有想改變現狀的打算。

「欸......」其中一個男孩子。

「幹嘛......」另一個答應著。

「一起去吧......

「去哪裡呀?」側側頭,疑惑的看著他右邊的同學。

「去廁所......

「神經,這把年紀了去廁所還要人陪?」

他用小動物一般的眼神懇求著。

 

「幹!很噁心耶!

「什麼嘛,沒良心的傢伙。啊你下次就別叫我陪你打手槍......」「沒良心的傢伙」瞪了他一眼,撇一撇嘴,說「誰像你一天到晚發情啊。禽獸!」

被罵作禽獸的人,哼笑了一聲,然後就往廁所走去了。躺在草地上的那個,也起了身,把課本收回側背書包後,拎著第二個書包,還是乖乖的跟去了。

當禽獸先生,正準備踏進廁所的那一刻,被來自後方的腳很狠的踹了下去。

「啊....痛咧....」死在地上的野獸。
「笨蛋。
..........!!」冷冷笑的加害者。



「誰才是笨蛋
?

原本踹人的那個,現在和地上那隻倒成一團,一副尷尬曖昧的模樣。才想好好問候那個螳螂之後的黃雀的祖宗十八代,回過頭一看,伸出腳的竟然是那個訓導處的流氓老師。

「哇...你不知道軍靴踹人很痛嗎??」禽獸看著他身上那隻可憐蟲說,一邊說著一邊把他從自己身上移開。

「要不然你以為我穿軍靴是要幹嘛」嘴上叼著煙,一副瞧不起人的嘴臉。

 


「你這個禽獸可不要帶壞我兒子啊。」

「幹!你還在學校裡抽煙!!」我去你的,我帶壞你兒子??明明就是你老子的問題「廢話,是你們學生帶煙來特意孝敬我的啊。」哇操,還是沒收來的煙。

「我警告你趙子巖,別再惹我,不然就給我去訓導處到茶去。」流氓老師又換上一根新的煙,手摸了摸口袋、左摸摸右掏掏。「噯,你有沒有打火機。」跟人借東西還一臉跩樣的嘴臉,真想給他一拳揍下去。
「我不抽煙的。」趙子巖實說,不過流氓教師倒是挑了挑眉,不太相信的樣子。

「我有。」方晴說,真是一個乖兒子啊。

趙子巖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畫面:上一秒叫別人不要帶壞自己的兒子,下一秒去借兒子手上的打火機。

似乎有權力,帶壞兒子的只有自己。

「打火機從哪來的」流氓教師問道。

「也是沒收來的。」

方晴好像是……風紀吧。

趙子巖現在才想起來呢……

 

 

「啊!!我是來撇尿的耶。

「還跟你閒扯那麼久.......你們兩個幹嘛站在那邊盯著人家看呀,我會害羞的......

..........」方晴搖搖頭走了出去,他老爸又補了姓趙的一腳才走出去。

 

 

   

 

「咦~~~~~~???風紀股長又翹課啦??」女同學A

「真的嗎!!有人有帶酒的嗎??」男同學A

「有!!我有,這次有新品的喔!!」男同學B

「喂、撲克牌接住。」男同學C

「人家連麻將都帶來了呢~~~併併桌吧。」女同學B

 

 

刷啦───……

教室門拉開,風紀股長就回來了。

首先,大家愣了一剎那。

風紀股長緩緩的舉起雙手 「我也要打。」

教室再度的熱絡了起來。

   

 

「唉......太誇張了吧?」

隨後進教室的趙子巖,看著圍著桌子的四人,如是說。

「怎麼?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我們了?」女同學B

女同學B如此囂張的喝道,但誰也拿她沒辦法。

畢竟是班長嘛。

「隨便說說而已。」趙子巖聳聳肩走了過去。

 

 

 

「方晴~~」
女班長溫柔的呼喊,完全截然不同的語氣。

「那個渾蛋有對你做什麼嘛?」

「上下其手......

「真的嗎」班長用可以殺死人的眼光,掃向趙子巖。趙子巖害怕的打了個哆嗦。

「不是真的......我只是想這樣說說看。」方晴道。

趙子巖正很沒用的躲在女同學的背後。

「什麼嘛,這種事晚點講也沒差啊!」班長說著,滿臉的可惜。

趙子巖:「妳、妳,妳還有沒有人性呀!!!我們是家人欸!」

「大男生的叫的跟小女孩一樣難看死了!」專制的姊姊這樣說。

話說回來,班長──趙子薰是趙子巖的雙胞胎姊姊呢。

真是一對天煞的姐弟,姑且不論個性,那印出來的模子根本是完全不同。

姐姐閉上嘴時的模樣完全是個氣質美女,雖然僅止於必上嘴時。

而趙子巖不論是動或不動,都讓人有一種找碴的痞子的氣息,連青梅竹馬的方晴也是到升上國一才知道:子薰是趙子巖的雙胞胎姊姊。

 

 

「欸欸,方晴。」姊姊的手順勢的搭上了肩。「今晚,來我們家過夜吧。」

.......」方晴頓了頓。

趙子巖心想,這句話聽起來怎麼像是「你今晚把你的貞操給我吧。」口氣還很輕鬆。正想說,我姊姊是會吃人的!

 

「好啊!」方晴就這麼說了。眼睛還一閃一閃的,像是興奮的小動物一樣。

趙子巖可真要昏了。

「噯,討厭,怎麼往人家身上倒!」趙子巖還真的暈眩了一陣,恰好倒在他們的年級波霸,34F的女同學胸前。

「吶,你姊姊邀方晴去住你們家欸......

「那你要不要來我家過夜呢?」那位女同學俯視著趙子巖,如此邀約。

說真格的,雖然趙子巖是一副痞痞的模樣,但是長的真的很不錯,也算是難得的帥哥。在女生之間還是挺搶手的。

畢竟,學生時期嘛,男孩子長的白淨,好運動,夠有型,總是討女孩子喜歡的。

 

「不了!」趙子巖心痛的拒絕。

雖說有艷福在前,但他不能拋下自己的兄弟被生吞活扒啊。

無論如何,他都不想讓方晴變成誰誰誰的情人

因為,是好不容易交到的知己,想多佔有他一些。



應該是這樣的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